一棵老环山春了

享受这仅此一次的人生

一些江津人。

鼎山真的好好好看。

晚霞


可能时间是2013年3月15日。可能地点是渝中区。可能那天有很美的晚霞。


暖黄的灯还是晃着,睡眼惺忪,朝霞露半边,还是夜晚的星空。这边一个云中的太阳,那边一个雾中的弯月。

揪起妹妹的头,一路把她拖到门口换鞋。“醒醒。”

冬天还没完,春天差不多也逼上来了,路边灌木丛里,有好些沾着晨露的花苞。刘凡渝昏昏沉沉的向在梦里走了一路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清早的,自己的好堂姐,为什么总是那么精神。

一路把凡渝揪到学校门口,两人才分路走。凡渝一眨眼,自己的好堂姐就不见了,自己慢慢悠悠的走去教室。在学校有些暗淡的路灯下。

才开学没几天,起床时间没倒过来的比比皆是。凡渝托她表姐的福,没被老师拎到过道上去训,在教室里悠哉悠哉的读着书。直到天亮,差不多也该下早读了。

学校种了好些银杏,上学期落完了叶子,一个寒假回来,还是秃露着枝丫。还是常绿的树好看些,幼春的位置靠窗,外面正好一颗高大的银杏,把枝丫半伸进窗台,此时阳光也一样。从一本好久没用过的汉语词典里,翻出了他去年落下的叶。被压得平整了,枯了没有摘下时那般透黄。放在哪儿比划了两下,扔下窗台,那么一片,像是落入深海,越向下越是无力。

忽然被人扼住了脖子,向后拉扯了两下。“小花儿!你物理我们班第一!大师!学霸!神!”她扯开那双冰凉凉的手,当然,已经被她的脖子捂热了。哑着声音开口说“那你去年和他们打的赌算你赢了?”

“我儿子太争气了!吊打班里的臭男人。”

“滚,谁是你儿子?”黄幼春放下热水杯“这回儿物理难死了……我去看看总分排名。”

凡渝收拾了书包,这时太阳大概下去了些,照了满天的霞光,和湛蓝的天空混杂在一起。怪。

从来她都跟表姐一起回家。关系不好,两个人路上一言不发。黄幼春性子急,走得快,偶尔站着等,也不回头就站着。刘凡这个时候就小跑着追上,追上了,便继续走。回家。也不交流,幼春成绩好也努力,几本几本的练习册,总是堆放在房间的书桌上,压着台灯。凡渝会看她写作业,看两眼就走了。偶尔在房间里发出些噪音,幼春也不管她。

她们小时候的关系,是见面就炸,打架骂架。其实是两个好胜心强的孩子的打闹,后来闹大了。之后就开始冷处理,互相无视对方。

这就是两人的关系。但不好断定什么,可能感觉早就变了……

就像,现在凡渝看不见那个站在树荫下等她小跑上前的短发女孩。甚至会有些不知所措。

中午,就是晴天太阳高照时,凡渝看阳光透过玻璃窗,好不留情的照进了中午的梦中。一片是金黄灿烂,一片又是黑。今天天气算好的。她妈来了。

凡渝立马紧张起来。一,她交了作业的。二,她上课虽然走神了但并没有影响课堂纪律。三,她这次考试的成绩不算太遭。四,她并没有顶撞老师。五……不会是?黄幼春?她能添什么乱?

“澳澳。”刘玲喊的小名,这时凡渝已经豪不情愿的出了教室。听见刘玲喊的小名,忽然心花怒放!“看来不是请的……”

“说啥呢。”

“妈!破天荒的呀,你来干嘛?想我啦~”这时凡渝立刻缠上了刘玲,使劲蹭了两下。像是,小狗。

“我来接小花儿去医院,顺便来告诉你一声,今天得自己回去。”

她四处望了一下,才发现了,在一边的表姐,靠着走廊,外面的阳光也那么照在她头上。

回家,凡渝爬了好些楼梯,不知道为什么明显比平常累了好多。楼道里,几乎没有其他光线,声控灯好像坏了几个。

幼春穿着白色的睡裙,披着毯子,跑到了楼道里。微卷的短发上扎了一个白色的蝴蝶结。随着她上楼梯的脚步,时而抖动。

凡渝把书包随意扔在门口,向楼道上方望去。听见拖鞋踏踏的声响。她踮起脚净量不让自己发出其他的响声。

抬头总看见。白色的睡裙,爬楼时轻幅的摆动,搭上花边儿,就像花开一样。

四楼,

五楼,

六楼,

七楼,

八楼,

九楼……

凡渝一下子扑上去,两个人一起摔在楼梯上。嘭,一声。声控灯忽然打开,楼道里很亮堂了。“谁呀?不看路?”黄幼春想要撑起来,但刘凡渝像个秤砣一样……

“我知道你这回考差了,但你不能这就想不开呀!没你帮我分担我妈注意力,我还能活吗?”刘凡渝狼哭鬼嚎,又把黄幼春抱得死死的。幼春这个才感冒发遭了罪的嗓子,她那儿听得见这些呀。“你这几天话都不说,你这几天都不跟我妈说话。你肯定很难过。我晓得你,烦我,我也烦你。但是,其实我早就不烦你了,你是我亲表姐呀。你不能想不开呀。你有什么事情,你有事儿跟我说嘛。”

直到黄幼春艰难的翻了个身,把刘凡渝的嘴捂住,她才消停。“你,安静。我不说话是因为嗓子不舒服。另外,虽然我退步了,但是我还是年级前四百,比你厉害。”

“那你上楼干嘛?”凡渝终于是离开了黄幼春的身子,抹着眼泪问。“你没事儿上楼干嘛。”

“你那些青春伤痛文学看多了。”黄幼春拉着凡渝又上了一层楼。就是房顶了。这时,已经没有那晚霞了,整个天空,雾蒙蒙的。

黄幼春站在这样的天空下面“看!天空很美吧。”

显然渝澳还是没听见她在说啥,只是跑上去把她从屋顶边缘拉到了中心。

其实,有晚霞。满天的云朵被太阳照得金黄。

一些很水的……

p1思济只是在打招呼而已(正阳害怕就会跳河里嗯。社恐的应激反应。嗯。认真。)

p2花花和渝澳只是关系不好而已

为什么谢家湾隔这么近还不能站内……

环:啊!这个其实是……

二:因为这个样子你们就会出站,出站必迷路,迷路必跟着导航乱跑,乱跑必上后面的天桥,天桥上必能看见,美丽的我。

环:……出站左转,过个马路就到,慢走不送。你信她的鬼话吗?

二:诶?明明就可以嘛…


谢家湾crt两大颜值担当撕逼的后果(啥)

一小组古桥的人设。冷中之冷。

服设都是现代装,且他们都是现存的(除了陆安)

真的好喜欢他们那种感觉,一切历史像流水而来,像流水而去……多了便淡了,只是石板阶梯上,又不知为何,多了一抹青绿色苔藓。

那时,你找他喝两杯茶水,你发现他的微笑中,似有似无的,淡淡的痕迹……是百年前的吧……


有些古桥,明明是古代人,但就是要穿着风衣西装啥的才好看。还好你活得久,不然还看不见……(说的就是你,思济)

有些古桥,拽得一批。高傲得不得了呢,一点儿委屈受不得,这不没了吗?(说的就是你,陆安)

有些古桥,高度近视人畜不分,所以,没眼镜的时候你是怎么活的?(说的就是你,无伐。)

有些古桥,闲得长草,得亏你在主城,天天去找大佛寺打麻将。(说的就是你,偃月)

有些古桥,体弱多病,还嫩是能活600多岁,这叫究极求生欲吗?(说的就是你,太平)

有些古桥,人都不敢见,整就一个社恐患者,看起来还挺阳光,名字还更阳光,天天躲在卡卡角角。(说的就是你,正阳)



冉家坝组!

环环,山城冰汤圆。

一种,山城的特色小甜品。和火锅搭配食用味道极佳。就是…一冷一热…对肠胃有些不友好。阿零总是会抱着第二天早上拉十几次肚子的觉悟,及时行乐。

阿五,糖果马卡龙。

他最喜欢的一种甜点。阿五喜欢配奶茶食用,再看个书,消磨一下下午的时光。甜甜的一天呢。

六六,草莓甜甜圈。

六六会滑滑板哦!同时三号线要我告诫你们,别看这个甜甜圈那么可爱。其实里面加了朝天椒,是六六发明的一些黑暗料理。别吃,要不然丰都都救不了你。

为什么今年这么快!??

啊啊啊啊!!!

总觉得什么都没发生,但是又什么都发生了(救)

于是没有总结

我想要,超级想要这个,tag这个。。




新年愿望!

当然不是我的


五号线“希望2022能南北贯通,你说可以不,红桥?”


红岩村“……这事得慢慢来,你看我的眼神怎么总带着杀气。”


黄花园“有点多。首先,希望千厮门过节不要封了。虽然这是不可能的,但是我确实,很希望。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,这种事…年年都能给我堵疯。”


东水门“别指着我叫千厮门!看着我,看着,然后记住我!!记住我!我大名东水门长江大桥。再看看我弟,我们两个像吗?像吗?一点都不好不好。”

朝天门“睁眼说瞎话。”


高家花园“想要睡一年。不说了,加班去了。”


六号线“新年愿望当然是!高兴一整年!”


环线“至少把十号线的好感度刷上去,以后好攻略!还有,要和四抽时间出去旅游!虽然连去哪儿都没定。”


牛角沱“想要他们听话点。大概就……没啦?”


思济“诶?新年愿望呀,希望小施能平平安安的。”


长江索道“新的一年嘛,新的开始!希望,重庆能下雪!!我想打雪仗堆雪人……”


修了九年,咕了五年

虽然他鸽…………

但是,他好看呀!!好看呀……